閱讀

春空

發布: 2017/08/10 14:41:15        編輯:呂玉玲(測試部)

三月的角落染上一片淺粉的瘦櫻,寂靜且獨自前行的人大概會一眼瞥到。你習慣于無名的車輪的呼聲,當太陽升起或者落下的時候,在盲目的春的荒蕪中像笨笨的蜜蜂一樣梭游。

 
 

草兒都青了,風箏還沒有飛上天;水里的鴨子已經戴草帽了,樹苗兒還沒有插;綠色信箱的油漆已經落得斑駁,信還沒有寫。我總是帶著懷疑又期待的心情看鏡子里的你,就像看春風過后墻下的枯藤是否冒出了哪怕一絲芽尖兒。

在這個雨橫風狂的三月,憔悴的你總是在夜夢中掙扎。夢里你落入懸崖,你的身體仿佛被一根力量巨大的繩索無辜牽扯,耳邊的風呼呼而過。你在失重的恐懼中叫不出聲,你甚至渴望盡快落地,哪怕是斷裂的疼痛。但這懸崖似乎沒有盡頭。

 
 

你醒了。

你說于薔薇開敗、梨花落盡之際,春只留下一席茫然的綠,別無他物。你說于游魚穿過、人群散去以后,春再無所有,除卻格外的清冷與悵惋。你說于內在的企盼沒有抵達之前,這春徒有虛幻的外表,本底的腐蝕銹鈍不變。所以,你要趁著這明確的、真實的、希望的春的存在,將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和傍晚的最后一抹晚霞收集,并佐以墨水和淚水編成詩章,拿來紀念抑或祭奠。

可是當我從小園里醒來的時候,水影里你的頭上爬滿了銀絲,歲月已經在我臉上鑿起了山川溝壑。

 

 

 
星悦内蒙古麻将官网